•  

         选择乘坐火车去上海其实还有另一层意义,我试图去寻找到过去。假设自己是一个仅仅回家休假了一段时间,在佳期结束后需要返回上海的人。仿佛自己在上海还有一个自己的小窝,房门还在等着我打开,电灯在等着我点亮;仿佛那里还有一些老伙伴,在老地方等着我一起把未完成的工作和生活继续。

        所以我下了火车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到达那里,想回家,回到工作的地方,回到一起吃饭的小食馆,回到上下班必走的老街,回到那些我自以为也还在等待着我的地方。可是仅仅是看到了让人有些头大的地铁线路图和陌生的地名,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那么一点点可笑。

        一切都过去了,而且那么久,谁说不是呢?!那些老朋友,即使在上海,也都已经很久没有回过那座楼,那条街。当然还有已经不在上海的,去了重庆,去了深圳,去了北京。当然,还有曾经一起在上海生活过的妹妹,她看到这篇文章时,是在澳洲吹着海风。曾经对于我们来说,都已经变成了一场梦。

        离开上海的那一天有些小雨,中国馆的灯光映红天空。2008年有人在上海看北京奥运,2010年有人在北京看上海世博。我和上海的距离不远,却在四年的时间里无缘。上海与我,对于彼此来讲,其实早都如同看的见摸不着的红色天空。那是思念起来温暖,却一吹即散的影子。


  • 也许是太忙了,或许是经历太多了,对于身边人的去留,已不如以前那么在乎。
     
    偶尔翻到曾经同事的离职告别邮件,想象他的生活,已经遇到新的同事,有了新的号码,不用再乘坐13号线上下班。虽无法用好坏来评判,但确实是崭新的生活。他说的会一直想念大家的话,是临时的感伤撒狗血;还是,真的,偶尔会想起?
     
    人与人太久不见面,再见时多少都会有点尴尬,可能记忆还停留在上次的印象中,和现在无法一下子衔接。久而久之,就会有些害怕这样的场景,在迟疑中,错过一次次重逢的机会。
     
    突然想到几年前在中关村与啊呸一起看《蓝莓之夜》,当时我眼睛湿湿的,他轻轻地睡着了,我记得我推醒了他,现在想想却有点后悔。
    这几年,也快的好像梦一场。
  • 2010-04-16

    蘑菇 - [像时间一般飞驰]

     

    一个精神病人,幻想自己是一只蘑菇,于是他每天都撑着一把伞蹲在房间的墙角里,不吃也不喝,像一只真正的蘑菇一样。有一天,心理医生也撑了一把伞,蹲坐在了病人的旁边。病人很奇怪地问:你是谁呀?医生回答:我也是一只蘑菇呀。病人点点头,继续做他的蘑菇。过了一会儿,医生站了起来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病人就问他:你不是蘑菇么,怎么可以走来走去?医生回答说:蘑菇当然也可以走来走去啦!病人觉得有道理,就也站起来走走。又过了一会儿,医生拿出一个汉堡包开始吃,病人又问:咦,你不是蘑菇么,怎么可以吃东西?医生理直气壮地回答:蘑菇当然也可以吃东西呀!病人觉得很对,于是也开始吃东西。

    几个星期以后,这个精神病人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,虽然,他还觉得自己是一只蘑菇。

    人都比想像中要坚强得多,其实可以带着创伤生活,只不过要让自己知道伤痛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还要吃喝拉撒,还要继续赶路。另外当一个人悲伤得难以自持的时候,他也许不需要任何劝解和安慰,只是需要有另一个人,安静的走到他身边,陪着他一起当蘑菇。

     

    每次遇到问题,总有人过来默默的陪我作蘑菇,或者陪我做一些疯狂的傻事,仅仅是为了让我开心起来而已。谢谢~~

  • 2010-04-01

    Leslie - [像时间一般飞驰]

     

    不知为什么,越看这张照片就越伤心。。。

    时间这么快,很多人离开,不再回来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心情有点闷。可能是昨晚加班太晚了,或者是因为中午贪玩没有睡。工作上有一些牵绊,但是好歹也算是交付了几件事情,没有一直拖着。

     

    爱人太忙,没人陪伴,下班了不想回家又不知道去哪。兜兜转转又走到这个咖啡厅,悄悄的坐一会无聊,脑子里似乎有一直担忧的事情,但又说不清楚是什么,也不知道那种感觉到底是担忧还是有些期待。感觉累了,不再想了。

     

    在商店给自己随手买了几件衣服,找了一家叫做“大满足”的饭店饱饱的吃了顿,一关一关地不停玩游戏。抬起头来天已经黑透了,大街上灯光璀璨,有些人在往家的方向,也有人相反,也有些人,像我一样还在徘徊辗转。喜欢这家餐厅,菜式,口味,价格,灯光都还好,名字最好。有新衣穿,有饱饭吃,可以隔三岔五的给自己一个犒赏,应该大满足,不再担心抱怨。

     

    没那么简单

    黄小琥

     

    没那么简单,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,

    尤其是在看过了那么多的背叛。

    总是不安只好强悍,谁谋杀了我的浪漫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没那么简单,就能去爱别的全不看

    变得实际也许好也许坏各一半。

    不爱孤单,一久也习惯

    不用担心,谁也不用被谁管

     

    感觉快乐就忙东忙西,

    感觉累了就放空自己。

     

    别人说的话随便听一听

    自己作决定

     

    不想拥有太多情绪

    一杯红酒配电影

    在周末晚上关上了手机

    舒服窝在沙发里

     

    相爱没有那么容易

    每个人有他的脾气

    过了爱作梦的年纪

    轰轰烈烈不如平静

     

     

    幸福没有那么容易

    才会特别让人着迷

    什么都不懂的年纪

     

    曾经最掏心

    所以最开心曾经

    想念最伤心

    但却最动心的记忆。

  • 2009-12-18

    送别 - [像时间一般飞驰]

     

    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。

     

    奉上盘缠,递过包袱,牵来缰绳。然后定定地看着你驰骋而去,在草原天际缩小成一个墨点。

     

    心底暗暗说着珍重的话,默默地安慰自己后会有期。

  •  

    Crossover经常能带来惊喜,把不可能变为可能。像09秋冬季的瞩目跨界就有Jimmy Choo与H&M的合作、Jil Sander与Uniqlo的J+合作品牌以及Y3与Samsonite的共同设计。这些对我而言,至少使我拥有一双Jimmy Choo皮靴或者一件JS衬衫的梦想从不可能变为可能。
     
    做了一个大胆抉择,说跨界也许不太合适。做了近六年的研发工程师的我目前要转到人力资源领域,将一切推倒重来。这是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抉择,如果说是跨界,也并非一季,而是一生。有人说我玩大了,呵呵,这次的Cross确实Over,基本不可能回头。
    可能骨子里还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,儿时做过吉普赛流浪的梦,放到现在的现实世界里,就是随心生活。人这一生,能有几次随心所欲?所以我会跟随着心的方向走,即使再艰难,也不会轻易放弃。
  •  

    八月刚刚过半,就已经预示是个多事之秋。星座书上说本月双鱼会峰回路转,险中获救,我在等待那个回转时刻的到来,希望不会太远。

    工作上真的有点乱七八糟,该来的不来,不该来的事情一堆。每天空了就用嘈杂的音乐把自己填满,仿佛必须有个人在我耳边咆哮才能给我存在感。自己也许久静不下来,浮躁到坐不住站不住,心不在焉魂飞魄散。

    相继有两位朋友做的事情触碰到我的底限,我解开拴在他们码头上的小船,默默划走。我最不喜欢这样的离开,可是心里真的好像有种吃苍蝇一般吐不出来的委屈。每次这样的境地,我也无能为力,只能先以最快速度闪开。也许时间会让一切痊愈,彼时再能把酒言欢。

    天气渐凉,本是好时节,深秋未到,心境却如此萧索。忽然间想起一句话:人生若只如初见。是啊,人生若只如初见,所有往事都化为红尘一笑。只留下初见时的惊艳、倾情。忘却也许有过的背叛、伤怀、无奈和悲痛。这是何等美妙的人生境界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9-08-07

    选择 - [像时间一般飞驰]

     

         一个人选择了一种生活,就必须放弃另一种,不能贪得无厌。生活是,事业、爱情也都是。最近在经历这样的一次抉择,很重大的抉择。很欣慰的是我没有半点犹豫,其实也是怕多想之后就会胆小,把伸出去的脚再收回来。如果那样的话,我可能以后回想起来会不原谅自己。我认识的很多人都经历过这样的抉择,他们都成功了,我希望自己也是那样的幸运儿。

  • 2009-08-03

    转身 - [像时间一般飞驰]

     

       

          父母,子女,恋人,朋友,伴侣......人终其一生究竟会扮演多少个角色,我不知道。但我清楚的是,每一个角色都是那么复杂而深刻,需要很用心去付出与获得。身份上的变化有时候如脱胎换骨般剧烈,有时候却也像电视转台般轻易。所以对于我在意的人,我珍惜每一次与他们的相处,因为相处不易。不知何时,命运的大手就会把我们摆到不同的棋盘,走上永不相见的分岔路。我们要随时接受上天的安排,踏上命运指引的转弯。我们除了无能为力之外,还要骑士般的鼓起勇气奔向烟雾氤氲的未来。

           我在享受我的新称谓。为了它,我丢掉了一些旧想法和观念,事实证明,也没什么不好,反而感觉更加踏实和安然了。后退的门虽然紧闭了,但是转身过去却是一片豁然开朗,美不胜收。那个自诩为小王子的人消失了,却脱胎出一个崭新的魂魄,这个家伙偶尔也会不甘寂寞,写点什么。